趣彩彩票官网-趣彩彩票注册

在别人的示意下给他升官后立刻就送上了一份下

 这个职位虽然不高,但是却能让顾铮归属到他王英强的直属派系之中。
 
    而且在职位上也可以由低到高的自由转换。
 
    至于作为吏司的基本要求,能够书写文字这个嘛,不怕,顾铮不是说他粗通吗。
 
    就这么办了,说干就干的王千户直接就手书了两份任命书,一份让自己亲卫往统管文职官员的威海卫总司处递过去,送到徐师爷的手中即可。
 
    另一份则是让传令兵直接到他现如今还统领的第十旗的营帐中,去给顾铮下派属于他的调职令。
 
    这个新鲜出炉的大名国水师小兵,在入职的第一天,成功的就完成了别的兵员可能用一辈子都很难完成的事情。
 
    由兵至官的转变。
 
    虽然跟在王百户身后的这个职位只是一个从九品的小官,但是从今天起,称呼这个十二岁顾铮的头衔时,再也不是半分也无。
 
    顾铮从入职后的第一天始,旁人再称呼的他的时候,也要恭敬的称上一句:官爷了。
 
    所以当顾铮在营房中与其他众位兴奋的睡不着觉的老兵们,一起闲聊赏银发下来后,大家一起去哪里去庆祝的时候,那个负责传令的兵士,就用这一纸调令将他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是我的调职令?”
 
    “不是,这位兄弟,我明明是先头侦查队的啊,你这调令是啥啥仓使,这不会是搞错了吧?”
 
    “不会!”传令兵朝着顾铮笃定的一点头,将调令往他的手中一塞,一转身,竟然开始替他收拾起东西来了。
 
    “我是奉了新上任的王千户的命令而来,调令肯定没错的。”
 
    “那就算是这样,你把我铺盖卷都给拿走了是几个意思?”
 
    “你既然已经调到王千户的身边,那自然就不能此旗所在的营房内安置了。”
 
    “千户卫所旁边的营房早已经空置了多时,正好今天咱们王千户也要到那边走马上任,你也赶紧搬到相应的营房里,随时待命吧。”
 
    好吧,这是又给自己挪了一个新地了?
 
    对大名国的水师职位还不甚了解的顾铮,十分聪明的就乖乖的跟在传令兵的身后收拾了起来。
 
    而围在他身边,曾经有过共同战斗经力的老兵们,则是用充满了羡慕的口吻有些热络的跟顾铮套起了近乎。
 
    “我说顾小子,哎?不对,今后应该叫顾司使了,你也算是我们的上官了。”
 
    “以后要是有什么好处和消息,可一定要想到我们哥儿几个啊。要知道像你个新兵蛋子,刚一来就没吃老兵多少瓜落的可没几个啊。”
 
    “哥哥们早就看出来你小子非池中之物,我就说这年头但凡是个识字的,他就不能被埋没了。”
 
    这些人的闲聊到底还是提醒了顾铮,他随手就将床头屉匣内的两本书,给卷到了怀中。
 
    而此时这两本书的真正的主人,正坐在卫所最高指挥使的营帐内,看着新鲜出炉的调令报备,运气呢。
 
    他原本还打算等着那个小子在军营里被人磋磨一阵之后,就会明白找一个靠山的好处了。
 
    到时候他再诱惑对方几下,岂不是就能将那个精明的小子归拢到自己的旗下?
 
    没准百年之后,还能继承他徐卫的衣钵呢。
 
    谁成想,那个推荐这个小子入伍的王千总,王老粗,仿佛就和他不对付一般的,这一次又先下手为强的,将这个小子给提前收罗到自己的身边了。
 
    看这个意思,徐卫又翻开了这个报备书的最后一页,哎呦喂,这小子还真具有福将的潜质啊,入伍前就遭遇海贼而大难不死,入伍后又让千年没开张的老兵营枯木逢春,得了战功。
 
    难怪这王千户着急马虎的连夜把人给正式划归到了自己的旗下,这唯恐一不留神就被人给拐跑了不是?
 
    可是徐卫敢怼天,怼地,怼自己的直属上司威海卫最高指挥使,但是他还真就拿这个王千户没辙。
 
    谁让他虽然年纪不大,官职不显,但是却有一个当东山总兵的爹呢?
 
    据说他的这位爹爹,一直是兢兢业业,颇有点实干将领的味道,很是受兵部尚书以及大名国的几位在京的军部都督的赏识。
 
    而这王总兵的年龄也不算大,在有生之年,还有望升上一升,到时候,他可是真是名副其实的官二代了。
 
    现如今就有一个正二品的爹,过不多久就是从一或是正一品的爹了。
 
    他徐卫就是一个小小的兴绍师爷,他脑子进水了才和这个有点愣头青的王千户去叫板呢。
 
    想到这里,徐卫终是叹了一口气,连剩下的最后一点小心思也都给放下了。
 
    坏了!
 
    这人一放下了执念吧,一些遗忘的细节就被徐卫给想了起来。
 
    他那珍藏许久的绝版精品小黄文,就这样的落到了顾铮的手中,看这样子也是要不回来了。
 
    可惜了,这可是他多方托人,才拿到的据说是出自兰陵笑笑生之手的姊妹篇。
 
    想及此事,徐卫开始捶胸顿足起来,而压根就不知道的顾铮,却是抵达了他在军营最新出炉的属于他的新的住所。
 
 222 捞功路上遭排挤(kafay的摩天轮和soul米修万赏加更)
 
    与混合居住的大军营不同,这一间房间明显就是主院落的侧间,其中主卧的主人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通过这种安排也能看得出来,在战争应急的状态之中,他这种看似无关紧要的小官,在所属的千户所中处于何种的地位。
 
    随时待命,并且不可或缺。
 
    现在的顾铮已经正式的走进了王家所属武官派系的边缘地带,也成为了一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附庸官兵了。
 
    既然如此,那就踏实下来为自己挣得一个更高的前程,才不负王千户的一片提携之恩。
 
    想到这里顾铮就怀着一颗憧憬且充满了干劲的心,一把就推开了这个黑漆漆的房门。
 
    可谁成想,提着包袱卷的他踏进房间还没两秒钟呢,就被里边积满的灰尘又给呛了出来。
 
    这明知道新上任的副千户即将迁入,负责后勤的人员,怎么也应该提前的将这千户所给收拾打扫出来吧?
 
    可是看到现如今的状态,顾铮真的开始替自己的即将要跟随着的上官,感到担忧了起来。
 
    这威海卫对于这位新提升的千户,好像并没有给予相应的重视,要么就是王千户曾经得罪过什么更高级别的将领,在别人的示意下给他升官后立刻就送上了一份下马威一般的大礼。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遭殃的都是他这个底层的小兵,看看院落中的天色,顾铮只得将铺盖卷暂时的放在门槛外边,抽出巾子木盆,摸着黑的打扫一下了。
 
    待到他灰头土
    “毕竟老子来这里当兵,为的是自己挣下一片功勋。”
 
    “可是谁成想,咱们武将里边还真有这般不入流的手段,看我的军功压不住了,就开始在别的地方给我找不自在。”
 
    “呵呵,分给我这样的一个住所,这是想恶心人呢?”
 
    “还是以为就是如此的小手段,就能动摇了我王英强的心神了?笑话!”
 
    “这笔账待我明日例行会议分派的时候,再行理论!”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