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彩彩票官网-趣彩彩票注册

想着今后都是同泽兄弟,要在一个卫所中共事许

和自家身后的亲卫咬牙切齿的发完了牢骚之后,王千户气的连行李都没拿上一件,大手一挥就做出了决定:“不管了,今儿个先回原地儿凑合一宿吧!”
 
    万事不管的王二代压根就不知道他的百户所的住处,早已经在今早晚过来之前就已经被搬空了。
 
    这满院子的行李都当看不见,他身后的亲卫却不能指责他的长官眼瞎。
 
    他只能赶紧替自家的主官想辙。
 
    这亲卫正在犯难的时候,一旁刚刚接手千户卫所住宅区的后勤小兵则是稍微往前挪了一步,在亲兵的耳边轻语了几句。
 
    而听到了对方的这个消息,这亲卫却是喜笑颜开了起来,他接着自家上官的话语,就说了下去。
 
    “千户大人现在天色已晚,舟马劳顿的,不易再过于折腾。”
 
    “其实咱们这个后营居所内,有一室的房间已经打扫完毕,就是在外院侧厢的第二个房间。”
 
    “您要是不在意,就先去凑合一宿。我这就去把先住进去的那个小子给叫出来。”
 
    哎呦?
 
    如果说有比他先入住的人,那一定是第一个接到他调令的小顾子了。
 
    这深更半夜的,去把人家辛苦打扫的房间据为己有,是不是不太道德。
 
    王英强只是沉吟了半刻,就一锤手掌做出了决定。
 
    “那就走吧,咱们也别抢的那么的蛮横,有个房间住就行。”
 
    “当年出海远航的时候,船上的甲板兄弟们也是睡过的。”
 
    “到了那边,让他给我加上一块床板,我过去凑合一宿就是了!”
 
    好!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的上官!
 
    这话说完了,他们也麻溜的过去了。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顾铮就茫然的看着无耻的占了他的新床,并‘好心的’递给他了一个床板之后倒头就睡的王英强的背影,突然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他仿佛看到自己像是上了一艘即将沉没的破船一般,前路渺茫。
 
    当他第二天在硬床板睡的腰酸背疼腿抽筋的时候,一夜好梦的王千户却是精神抖擞的去威海卫的总指挥所,去开作战会议了。
 
    这是一年一度的大练兵时刻,也是卫所中的水师,一年操练不缀,检验结果的时刻。
 
    这些经过维修和保养的大船只,将会以巡航和驰援的方式,从威海卫所负责的东北方海域,一路南推,直至海寇最猖獗的闵浙一带的海域,为东南漫长的海岸线做一次大规模的清缴活动之后,再原路返航。
 
    如果行进的路程顺畅,没准还能往更南的海域中去浪一浪,与那些葡萄也长了牙的忽而商人忽而海贼的红毛蛮夷们,斗上一斗。
 
    这对于威海卫的官兵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几个月,每年一趟的升官发财捞外快的日子,能不能抓住机会,就看个人的表现了。
 
    对于这一切还并不清楚的顾铮,龇牙咧嘴的坐到了王英强所属的办公地点中,在一摞干净的白纸之前,静静的开始研磨。
 
    一会,作战会议结束,就是他的上官,开始调兵遣将的时刻,也是他顾铮最为忙碌的时刻。
 
    可是谁成想,他千等万盼过来的王千户,在一进到他那硕大的案条桌后头之后,就将他头上的帽盔一把就摔在了桌子之上,发出了一阵叮啷啷的巨响。
 
    “欺人太甚!我本不欲跟这个老小子计较,想着今后都是同泽兄弟,要在一个卫所中共事许久当以和为贵。”
 
    “谁成想这老不休的,嫉妒我年轻有为就算了,他竟然在大事上也敢对着我王英强下手”
 
    “真以为将最内侧航线的辅助航行的任务派给我了,就能阻止我挣取功勋的道路了?”
他身后的那个生活助理兼职亲卫的踏实人,就站了出来,开始阻止王千户这种作死的行为。
 
    “千户!不可!军前抗命,私改路线,强抢军功,无论是哪一条都是军中的大忌,是要挨军法处置的。”
 
    “这谢千户使的是堂堂正正的明计,您也应该用堂堂正正的方式还击回去。”
 
    “千户大人,依小的所想,不如写信给家中的王大人吧,你也许久未有家书送回,好歹用这次的事情作为由头,给家中去信一封吧!”
 
    找家长,也算是明计是吧?
 
 223 大名朝的航母
 
    这话说的也算是合情合理,可是王千户一听这话就和炸开了全身毛刺的豪猪一般,刺儿头准备御敌了。
 
    他‘嗙’的一下,抽出腰间的佩刀,也一并甩在了桌面之上,梗着脖子拒绝到:“绝不!”
 
    “小爷离家的时候就说了,不凭自己的能力当上千总以上的官员,就绝不踏入家门一步。”
 
    “那个自称老子的人不是说我王英强是个连妹妹都比不过的废物吗?”
 
    “我啐!我就非要让他瞧瞧,谁才是老王家真正的顶梁柱。”
 
    听了这话,面无表情的亲兵在身后默默的吐槽:那老王家的顶梁柱,还真的是你的爹。
 
    但是他却知道,话说到这里,是没办法再劝慰着说下去了。
 
    看着坐在案后的王千户已经从刚开始的震怒之中还转了过来,虽然还有点懊恼,但是也不至于听不进去人话了,一旁一直当背景板的顾铮,则突然开口说了话。
 
    “千户大人,勿虑,小子听了您刚才的言语,也看了咱们这次航行的基础路线。”
 
    “其实,这一次的安排,没准是谢千户间接帮了您一把也说不定呢。”
 
    “哦?这话是怎么说的?”王千户看着顾铮手中递过来的,他刚从上官那里领取的厚厚的一叠行进驻扎点的资料图,又开始一页页的仔细翻看了起来。
 
    “您看!”顾铮继续细心的分析着:“这些航线途径的地点,都是靠近海岸线的城镇,我们沿途休整就要比在外围剿贼的海船队伍,要便捷许多。”
 
    “每一次大型的剿匪行动开始的时候,那些丧心病狂的海贼们,哪一次又彻底的消停了下来呢?”
 
    “那时候的他们,反倒是派到沿海附近的探子最为密集,那些人就是我们此次争取功勋的希望所在了。”
 
    “因为熟悉大名国的语言以及地方环境的前探寇贼,才是最为可怕的一群人,将他们连根拔起,也是保我大名海域几年甚至是多年安定的一种最有效的手段。”
 
    “这话说的是没错,”王千户的眉头依然是没有舒展开来:“可是这些人,是经年混迹在我大名国周围的老油条了,他们甚至连衣着打扮,口音习惯都和我大名国的百姓一般。”
 
    “闵浙周围的水师经年的剿匪,也没见抓到多少负责内陆联络之人啊!”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