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彩彩票官网-趣彩彩票注册

我们小队让他们消失在这一片海域之上也是神不

听完这话,顾铮下意识的就瞄了一眼笑忘书适时反映出来的右下角的圆形雷达,然后就胸有成竹的继续说道:“是,但是越是困难的任务,它所带来的荣誉和功勋越是巨大的。”
 
    “我们闵浙的同僚没有解决的问题,却被您这个刚刚升任的外卫所来驰援的副千户给解决了。”
 
    “这般震撼的效果,能为千户您带来什么,就不用下官再做言明了吧?”
 
    “难道说王千户您自己也对这一趟的出航不报希望了?还是说您信不过围绕在您周围由您亲自训练出来的这些水师官兵们的军事素养呢?”
 
    “如果连我们的上官都失去了信心,那我们的这一次出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失败呢。”
 
    顾铮这一番话,说的甚是鼓舞人心,再配合上他那灼灼发光且充满了信任和敬佩的小眼神,让被如此重视的王千户,心中又重新的充满了斗志。
 
    他在顾铮的话音刚落的时刻中就哈哈大笑了几下,然后将手中的资料也跟着往桌子上一搁,就下达了他担任百户之后的第一个命令。
 
    “顾仓使!”
 
    “卑职在!”
 
    “听我将领,调苍山号,平沙号为前探船只,破浪一至五号蜈蚣船为左右两侧策应船只。”
 
    “中间东广船两艘作为主力舰队,最后则由二十艘舢船作为压阵补给之用吧!”
 
    “得令!”
 
    有了明确指示的顾铮,就要将这军令以文字的形式记录在军事起居录之上。
 
    其他的细节性的文件,则需要他用小半天的功夫仔细的配合千户的命令书写下来,一式两份。
 
    一份由传令兵下达,另一份则记录在千户所的军事策略资料室中,以备后期的查询。
 
    待到他半是询问学习,半是摸索熟悉的做完这些工作的时候,再一抬头却发现千户所中只剩下他和十分照顾他的亲卫两人了。
 
    “工作都做完了?”
 
    看到顾铮抬头之后,这个满是欣赏的亲卫就继续说道:“时刻用的过长,但是对于初学者来说已经不错了。”
 
    “多亏我等武将对于文字格式要求不高,否则你光是学习这些文案的格式,可能就需要一周的时间。”
 
    “只不过时间不等人罢了,你的运气不好,正赶上最需要人手的时候。”
 
    “小子,不要觉得现在委屈了,好好跟着王千户干,你的好运气还在后头呢。”
 
    “现在咱们也别废话了,看到你身边的包裹没有?这是远航配给的甲胄,离出航还有一个时辰,我们也应该去主舰船只上报道了!”
 
    “毕竟这海上的战况更是瞬息万变,作为仓使你的任务只会更重啊!”
 
    被亲卫这么一提醒,顾铮才发现在他聚精会神的与文案做搏斗的时候,他的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了一个包裹。
 
    十分听话的他自然没有异议,拎起包就轻装上阵,跟着亲兵就直奔着主航舰而去了。
 
    待到他在看似纷乱实际上极为有序的船舰官兵的穿梭之下目不暇接的时候,他所在的主航舰终是驶出了码头,转向了更加广阔的海面。
 
    直到这个时候,顾铮才发现,自己脚底下的这个东广号的特殊,这一艘能够容纳半千人之多的巨型轮船,其大小竟和他曾经在现实中电视上所见到的小型航母差不多少。
 
    这个集合了多重军事功能与一身,船身两侧全部配备了高性能炮艇的东广号,就是现如今大名国的海上最高战力。
 
    这种庞然大物,就算是航线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方海域当中,都能当得上海上霸主的称号。
 
    处于此种航舰之上,随之一起乘风破浪,一种即将喷涌而出的属于男人的豪迈之情,就从顾铮的心中逐渐的浮现。
 
 224 莫名其妙的逆袭(作者有话说里有书友活动抽奖指示哦)
 
    一旁的顾峥站在甲板上思绪纷飞,身后就再一次响起了他的提携者,王千户的声音:“怎么样,第一次见到如此壮哉的船舰吧。”
 
    “此情此景,如果你当初没有走出那个小渔村,却你是一辈子都见不到的。”
 
    “庆幸遇见我这个伯乐没有?”
 
    对于王千户的自吹自擂,顾铮刚想笑笑接个话,他眼角底下的那个一直平静无比的圆形雷达,就微微的颤动了两下。
 
    为他做出了预警。
 
    顾铮神情一凝,装作考虑什么一般的,慢慢的踱到了西南角的船侧,仿佛是面朝大海海面去感应什么,实际上却是在雷达上观察这震动,所带给他的最新的信息。
 
    只见这个圆形的雷达,随着他们这艘航舰的持续运行,就在其西南海域的方向显示出了一团的小红点。
 
    而这个位置更是顾铮十分熟悉的,那个存在于淡水小湖泊的洞穴。
 
    这里简直就要成为他顾铮的福地了,每每经过那里,都要为他自己赢得一次官场上继续向前的功勋。
 
    再一次确切了方位,装作若无其事的顾铮又转身走回原地,在因为他聊天的中途突然离开而有些震惊的王千户的面前,开启了忽悠模式。
 
    “王千户,不好意思,我刚才听到了你和我回忆咱们初始相遇的情景,不免就想多了一点。”
 
    “你还记得那个我们补充淡水的滩涂小岛吗?”
 
    “记得啊!”
 
    “昨日里那一行前来侦查的海贼,通过我的观察,发现他们竟然是上次劫掠我们渔船的那一批人是一伙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们那些寇国浪人在死亡之前都高喊着他们所侍奉的主公的名号。”
 
    “哦?还有此事?”
 
    “是的,不但如此,昨天的那一行人只是前来探路的小部队,我们小队让他们消失在这一片海域之上,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行为。”
 
    “我想,如果他们还有接应的大部队或者是其他的小股同伴的话,如果发现他们的同伴莫名的消失在了这一片本不是水师巡逻航线海域之上,您说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他们会自己驾船,来同伴消失的海域侦查一番,看看是遭遇了海上的风浪,还是碰到了不知名的敌人。”
 
    “无论是哪一种都能给他们后续的动作作为一个预警。”
 
    听到王千户立刻反应过来,顾铮适时的就租出了一个崇拜的表情:“果然是水战经验丰富的千户大人,小子我刚才独自跑向那个方向,就是因为想到这里距离我们的那个秘密的补给地点十分的近了。”
 
    “所以说,无论是否有人,派出去一只侦查的水师分队过去看看,总是小心没大错的?”
 
    是的,就是这个意然是我的福将,一定不能撒手让他跑了,出海不过几刻海里的工夫,竟是我们这种负责内道的队伍,率先斩获水匪。
 
    真是t爽啊!
 
    别管这海贼的规模有多小,但是总归是一个开门见红的好兆头。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