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彩彩票官网-趣彩彩票注册

通过系统的帮助一步一步的走上统治整个世界海

于是乎,在众位同行的船只舰队的同僚们认为新升任的王千户只是撞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运气的时候,对方却开启了他在南行航道上的传奇之路。
 
    但凡是他王英强所经过的航道,哪怕是两只归属于不同千户所的船只并行,属于王千户旗下的船队,总是能接到与众不同的旗语。
 
    辰时方向两海里处,一不名小岛礁上有暂时停靠海贼三人,未时方向三海里处,茫茫大海上正漂浮着独自出来捕鱼畅游的寇国探子的小船。
 
    ……
 
    这就好像是那些海贼们想不开,哪里有王千户的侦察船只,他们就往哪里钻一般,连小猫三两只看到了大型舰队经过,都已经仔仔细细的躲藏完毕的海贼们,也能被王千户的人挖地三尺的给抓了出来。
 
    到现在,再说王千户的航道是整个支援部队中最差的,那现如今站在王英强东广号上前来取经的其他的千户们,一定会一人一口唾沫的给你洗洗脸。
 
    看着又是两个在海面上只不过想给自己钓两条鱼打打牙祭的寇国人,被活捉了回来,一旁那些按耐不住的千户们,眼睛都快绿了。
 
    在还没有抵达到闵浙沿海地带之前,这王副千户这里都抓了多少像这样的贼寇了?
 
    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吧?
 
    那要是真到了海贼猖獗的海域中,这王千户还不得翻了天了?
 
    不行,今天一定要把这怎么寻海贼的手段给问出来,升官发财死老婆,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战友,大家一起吗!
 
    知道他们是干嘛来的王千户,痛并快乐着,他也很茫然,很奇怪,他只不过是发出了最基础的侦查命令,然后,然后就是这个状况了。
 
    他的师爷的担纲,就是那个顾小子,还总是拿着命令问东问西,直到把具体到什么方位都问清楚了,才敢仔仔细细的写下来,交到那些船舰的手中。
 
    这些命令好像都是他亲自下的,但是就是这般的糊里糊涂,他自己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方向好吧。
 
    也许,这些都只能用运气来解释,最后归结一下他为什么会有这般的运气?
 
    王千户不自觉的就看向仍然在甲板上将纸卷卷的如同竹简一般,奋笔疾书的顾铮的方向。
 
    果然还是福将带来的啊。
 
 225 海上霸主系统的噩梦级别玩家
 
    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可能因为早熟的缘故,行事做派很是稳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识字的缘故,他的见识,也远比一般的大头兵要远很多。
 
    最主要的,他和自己合拍,每当自己想要安排什么策略的时候,他总是能立刻体味其中的精髓,并将它贯彻执行下去。
 
    因为这一路上他‘灵光一闪’做出来的决定太多,有很多连王英强自己都不知道,想当初他是怎么就做出这般的安排。
 
    但是他只知道一点,这般有能力的下属,自己可是要长长久久的带在身边的。
 
    再说了,现如今也不是想顾铮的事情的时候。怎么才能将自己身边的这群见到好处就围上来的混蛋们给赶走,这才是现如今他,应该想的大事呢。
 
    要不说心有灵犀呢,王英强正在这里痛并快乐着呢,一旁的顾铮将手中的纸卷一放,就朝着这边快步的走来,朝着一种千总们的面前一拱手就替他的上官解了围。
 
    “禀告千总大人,前方即将抵达闵浙沿海区域,今晚我们将在常舟岛做临时的驻扎休整,不知大人还有其他的命令下达没有?”
 
    “卑职也好提前吩咐船上的兄弟们准备。”
 
    “哦,有!我跟你说我这里有个计划哎,哥儿几个这船就要抵达到目的地了,咱们这航线就不重合了吧?都还赖在我的舰上作甚?”
 
    “赶紧给我下船,我可告诉你们,后勤物资的配给都是一定的,到了海上全靠自己补给,你们这是打算在最后一次的补给点驻扎处,给我老王吃穷了?”
 
    “然后再达到你们不可告人的抢功劳的目的?”
 
    “我告诉你们!没门!你们邪恶的计划已经被我完美的识破了!”
 
    这天没法聊下去了。
 
    你用诚心以待,他用装傻打发。
 
    其他的千总也不是那没脸没皮的人,他们本就与刚升任的王千户交情不深,寒暄了两句也就各自下船了。
 
    这马上就要到了别人的地头上了,自己卫所内的关系要保持和谐,不能自己内乱了。
 
    其实他们真的是想多了,在闵浙一带的水师官兵们,正满含着热泪的等待着他们增援呢。
 
    天气渐渐炎热,带来的是东南季节的台风不说,也刮过来了趁着乱季,过来沿海地带抢一把就跑的海贼。
 
    这些贼人的密集程度,让人不堪其扰,更是让本就漫长的闵浙海岸线边上的水师官兵们,疲于奔命。
 
    现在有大批的兵员和船支补充了进来,哪怕是临时的,也能让他们在这海贼最猖獗的季节中,喘上一口气了。
 
    所以,在常舟岛上的闵浙水师代表们很是热情,不但将周围需要他们驰援的巡航路线给拷贝了多份,并且十分慷慨的承诺,只要是哪里有海贼,不论航区,不论抢功与否,欢迎他们有空时随时过来驰援。
 
    有了这句话之后,两方的碰面就变成了宾主具是欢颜,对于水师官兵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比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更能增进他们之间的感情了。
 
    在这种高级将领的聚会当中,自然是没有顾铮这种从九品小官的份,他此时正站在海岛边上的岩石之上,有些牙疼的看着遥远的海平面上,突如其来闪现出来的红光。
 
    一个他肉眼根本就看不到的小箭头,正摇摇欲坠的维持着它的存在,在遥远的地方奋力的朝着顾铮标示着这个箭头所指示的人物的存在。
 
    而对方的系统说明,则是被笑忘书十分狗腿的给显示在了雷达之上,而这一次顾铮所碰到的系统,还真的被他给猜测了一个七七八八。
 
    这是一个低级的单机游戏系统,其水准之低,用笑忘书的话来说,就和地球上的那些自娱自乐的养成游戏一样的无聊。
 
    这是一个可以选择起始出生地点的海上争霸的游戏系统,它的名字就和他的等级一样的直白,叫做海上霸主。
 
    一个拥有着小势力的城主,岛主,甚至是将军,通过系统的帮助,一步一步的走上统治整个世界海域的霸主的游戏。
 
    听起来爽爆无敌,而做起来的时候也是金手指大开。
中的最不容易崛起的地点。
 
    这些他都忍了,但是摆在他面前阻挠他成为霸主的,还有两个极其难以逾越的鸿沟。
 
    一就是距离他十分的近的足可以称霸世界海域的大名水师。
 
    而另一个则是他的义父,汪值。
 
    前者他刚发展点自己的势力,就会被对方察觉点蛛丝马迹,要么就是连根拔起,要么就是追的如同丧家之犬。
 
    而后者则是更加的可怕,他手底下所有的势力,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让义父察觉的迹象,因为他只是众多义子中的一个,而这个翻手为云覆手雨的义父,才是这寇国和鲜国海域上最大的边缘势力。
 
    非贼非兵,亦正亦邪,用他义父的话来说,我只是个商人。
 
    这些糟心事儿,让虽然势力在慢慢的扩大,但是仍然是头疼不已的毛少主,就打算驱船来海面上冷静一下,顺便看一眼这已经被他新发展的势力所逐步渗透的闵浙海域。
 
    他自己所携带的系统这个玩意,能够给他提供一个十分好用的雷达,这上边他手底下的成员,都会用十分显眼的绿色标记标出他们所在的位置。
 
    而成员的死亡与否,自然也能在其上反应,对此毛文龙同学还是十分的满意的。
 
    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他认为的这个机器神奇的系统,现如今却没有把他这辈子最大的敌人,最应该显示在屏幕之上的顾铮,给反应在雷达之上。
 
    由于过于悬殊的等级差,海上霸主系统压根就没有识别更加高级的笑忘书的能力。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