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彩彩票官网-趣彩彩票注册

这个没有月光的夜晚,是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发

 所以,顾铮正笑盈盈的在距离毛文龙不过几海里的位置处,看着笑忘书对于海上霸主做出的全能力的分析呢。
 
    多亏他曾亲自手刃过一个被海上霸主所标记过的海贼,否则这么遥远的距离,顾铮也压根感应不到毛少主的存在。
 
    不过现在好了,能够产生源源不断的海贼的母虫在这里现身了,那么自己离唾手可得的功勋还远吗?
 
    一下子心情就变得颇好的顾铮,转头回到了自己的临时驻扎地,等待明日,就去斩获属于自己的辉煌。
 
    ……
 
    翌日,还有几分醉酒的王千户,待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百无聊赖的打了一个哈欠,他对于自己再一次分到的航线真的不抱什么希望了。
 
    在这里,距离繁花似锦的江南很近,更是水师们重点盯防的地方,又哪有什么不看眼的海贼,会来这里劫掠呢?
 
    可是他并不清楚,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海上霸主的奇特的事物出现。
 
    这个胆大包天的毛少主,竟然让他手底下最得意的德川家的大将,带领着他最神秘的直属部队,偷偷的绕过了闵浙水师的巡逻线,开驶到了濒临海岸线,也是大名国最富饶的浙江沿海地域。
 
    他打算干一票大的,将这个靠海的最富饶的几个城市,给好好的抢上一把。
 
    只求速度,绝不贪多,而只这一次,也能为他今后的舰队组备打下坚实的基础。
 
    毕竟想要购买可以称霸整个世界海域的船只,是需要大量的金钱作为储备的。
 
    怎样归拢这些钱财,他很自然的就将主意打到了大名国的身上。
 
    其实吧,要是没有顾铮的存在,这毛少主的计划说不定真的能够实现。
 
    可惜他现在的屏幕之上,与顾铮有关的王千户的那一支舰队,它完全就和空气一般,是不存在于他的雷达之上的。
 
    所以,当这位毛同志等在他自己开辟出来的秘密基地,一个距离他义父和大名水师驻地都有一定距离的小岛上等待手下好消息的时候,他派出去的海贼船只,正什么都不知道的朝着还没有接到一丝的消息,歌舞升平的大名国的城镇下手呢。
 
    那些已经成功的登上了海岸线,将自己归程的船只完美的掩盖在夜色之中的海贼们,刚一上岸,就看到了如此的景象。
 
    夜,没有弯月,却被这通往大海的平流河上的花船,给照的宛如白昼。
 
    飘飘渺渺的丝竹声,伴随着江南水乡歌女那婉转妩媚的歌声,让船边楼上,和岸边企图挑艘小船登船的客人们,都迷醉了几分。
 
    夜,唱响了温柔的港湾,也被突然起来出现的火把,给惊醒了梦中的人儿。
 
    也不知道是那个女子凄厉的尖叫声,打破了这和谐的气氛,让那些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的人们,显示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些赤裸着脚丫,腰上别着弯刀,头上的发髻各式各样,如同大阿福一般的寇国人,现如今站在这个大名国最繁华的城镇当中,真的连乡下的土财主都不如了。
 
    那些痴呆的表情,看到花姑娘之后不可置信瞪大的双眼,以及在河岸边花魁虚弱晕倒的那一瞬间,飘散起来的薄纱,红裙,纤细的腰肢,都让那些本就叉着腿站立的寇国浪人们的腿分的更开了。
 
    但是此次出航的任务,他们并没有忘记,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他们就知道,这个没有月光的夜晚,是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欲望的时刻。
 
    随后,更加大的尖叫声就从他们的嘴中喊了起来,挥舞出武士刀的寇贼们,如同财狼一般的,冲进了这个海岸边的江南小镇。
 
    一些年老,经历过大风浪的老者,精明的就逃入了弯弯曲曲的小巷当中,终是提前敲响了外敌入侵的铜锣大钟。
 
    而属于这里的县太爷,也终是知道外敌是真的打进来了。
 
    完蛋了!如果让这些海贼真正的打进了再往前的杭城,那他这个县官脑袋可能就要分家了。
 
    可是看到已经在他身边紧急集合的这七八个衙役,以及十多个生拉硬拽才过来的帮闲,他们自己的双股还是颤颤,勉强保持着不倒的状态。
 
    要是指望这些人与风评极差的海贼的转过了头,一入眼的,就是在火把下明晃晃的一群光头。
 
    这些身着灰扑扑的短打的僧衣,除了为首的那个大和尚是一身红色袈裟的不利索的打扮之外,其余的人都艺人手持一根僧棍,目光灼灼,姿态笔直的站在了县衙的正门口。
 
    这难道说是西方极乐世界派来接引他的使者?
 
    可是老爷我还没死呢?
 
    终是回过神来的县太爷却在对方高僧的气场之下,不由自主的就回了一个礼。
 
    “不知诸位僧侣来自哪里又有何贵干?”
 
    “阿弥陀佛,这位官爷施主有礼了,小僧乃少林寺罗汉堂武僧,法号归元,身后乃我少林成字辈的弟子,相应朝廷号召,在闵浙海贼最为猖獗的时刻中,特来驰援。”
 
    “我等原以身侍奉佛法,宣扬怒目金刚之威,解除沿海信徒的海贼祸患,发扬除恶务尽的律法例条。”
 
    “扬我大名国国威,震我佛祖法相之庄严!”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